您现在所在位置: 首页   >>   政策详情

低龄老人退休后依然每天“上班”,曹杨新村街道“老伙伴”帮扶“老老人”

2020年09月10日   上海民政  

  “杨伯伯,这两天好伐?天气太热,外面少走走哦,当心中暑!”一早,家住曹杨七村的马名娅例行探望90岁高龄的杨志清老人。马名娅与杨志清非亲非故,两人是“老伙伴志愿者”的结对对子。从“班主任”的岗位上退休后,马名娅就开始到老人家里“上班”了,至今已持续了五年多。

 

  在上海,如今有一批低龄老年志愿者在负责照顾独居老人。从严格意义上讲,这不是一份职业,但这些老伙伴志愿者选择忙碌,选择坚守。“我还不算很老,能有余力照顾比我更老的人,我觉得自己还是蛮有价值的。”马名娅这样评价自己的“工作”。

 

  推开那扇门后她被呛出了眼泪

 

  “很多人想象不到老伙伴志愿者压力有多大。不就是上门看看吗?不就是隔三岔五关心一下吗?好像并不难啊。但事实上,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推开的那扇门后,是什么样的光景。”采访最初,曹杨新村街道枫岭园居委会老龄民政干部杨明就说了这样一番话。

 

  就以马名娅与杨志清为例。据马名娅回忆,最初知道自己和杨老结对后,她心里就“咯噔”了一声:这个老伯是小区出名的“犟脾气”啊。等走到杨老楼下时,一股刺鼻的味道直钻鼻腔。“狗、猫交织着的浑浊味道,呛得我眼泪都要出来了。”

 

  家里更是一团糟,锅里放剩的肉骨头汤透着腐烂的气味,狗、猫的排泄物四处可见,蟑螂肆虐,老鼠横行……而杨志清孤零零地坐在一堆年代久远的“垃圾”里,眼神涣散。

 

  马名娅没有退缩,她选择定期报到,并力所能及协助老人子女,帮他打扫。五年多的时间,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杨志清的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异味淡去了,垃圾减少了……他自己出门时,也会被邻居夸“清清爽爽”。

 

  老人摔跤后最先扶他的是“老伙伴”

 

  “平时,我们子女四个轮流来给父亲烧饭,但远亲总不如近邻。马阿姨的出现,让我们心理负担轻了很多,有事她都会喊居委给我们打电话。上个礼拜,我父亲出门摔了一跤,也是马阿姨先看到的,真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杨志清的儿子如是说。

 

  

 

  原来,7月30日早晨,杨志清拄着拐杖下楼散步时,不慎摔倒,当即血流满面。彼时,马名娅碰巧买菜回来,她看见这一幕后,顾不得手里的菜,赶忙跑到老人身旁,将其扶起,并到居委会请“救兵”。

 

  “当时老人脸上血流如注,我吓死了,借了辆轮椅,和我们居委会干部一起把他推到居委会休息。”马名娅说,老人这一跤也把自己摔懵了,她一边为他脸上及腿上的伤口进行简单消毒处理和包扎,一边安慰他,开导他。幸运的是,杨志清除外伤外并无大碍,待亲属赶到后,马名娅陪着老人一同回了家。

 

  “这已经是杨老伯第二次摔跤了,上一次,我们也马上联系了他亲属。独居老人一旦发生紧急意外情况,最怕的是无人知晓。最近高温天,他们会不会中暑,我要更加上心。”马名娅说。

 

  新朋旧友结对,一个志愿者管八个人

 

  杨志清并非马名娅唯一的结对对象,在这个小区里,还有9位独居、孤寡老人也等待着她“每天一问候”。虽然按照约定,马名娅平时可以通过电话关心,每周上门两次即可,但考虑到老人们年纪大了,耳朵不好,马名娅还是习惯自己亲自跑一趟。“家人有时打趣我,以前忙着去学校上班,现在退休了,还好像天天上班一样,忙着了解老人的动向。”

 

  为关心社区独居老人,发生意外情况时能尽快得到救助,曹杨各居委分别组建了一支“老伙伴”志愿者队伍,这些志愿者或是老人的旧友,或是住在隔壁的邻居,亦可能是不曾相识的“新朋友”。

 

  在曹杨街道20个居民区,有220位像马名娅一样活跃的“老伙伴”志愿者,他们年龄普遍在50岁至70岁,分别和1692名高龄独居老人结对,平均一人就要帮助8位老人。无论是寒冬还是酷暑,他们古道热肠的关心,诠释了新时代的邻里情,他们的频繁探望,使社区独居老人生活无忧。

© 上海市民政局   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19269号-6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30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