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首页   >>   政策详情

友好社区渐渐成型,让认知症老人更适意地生活

2020年07月23日   上海民政  

  老年人占比超35%的上海已步入深度老龄化时代。认知症老人数量随之不断攀升,据不完全统计,上海患有认知障碍症的老年人近30万人。去年9月,上海在第二十六个“世界阿尔茨海默日”的同一天宣布启动“上海市老年认知障碍友好社区试点”,首批10个区28个街镇被列为试点单位。

 

  越来越多认知症老人正被筛查、发现,一大批“鸵鸟家庭”也浮出水面。作为养老服务“旗舰店”,长宁区虹桥街道综合为老服务中心内嵌了社区托养、医养结合、家庭支持、生活服务等诸多服务。位于三楼的“记忆家”更吸引了不少老人慕名前来,成为虹桥街道认知障碍友好社区建设的重要支点

 

 

  量身定制专属游戏,让认知症老人“解锁”语言功能

 

  82岁的丛伯伯被送来的时候已患有轻度认知症,丧失了部分语言功能。经验丰富的护理员判断,“他没有办法融入群体”。无法精准表达诉求的丛伯伯,很难与周围人进行有效交流。

 

  对于认知症老人而言,与外界的互动交流能大大减缓发病时间。为了让丛伯伯动起来,“记忆家”负责人费超决定从脑部训练入手。“丛伯伯的粗大动作都没什么问题,我们主要训练手部精细动作。”在工作人员的陪伴下,丛伯伯每周都会玩定制游戏。在这里,每一位老人都有自己的专属“游戏账号”,根据身体条件的不同,系统会自动推送给老人们适合的游戏。学会玩游戏的丛伯伯也一点点解锁了自己曾经“封闭”的语言功能。渐渐地,他愿意与一旁的工作人员讲话了。

 

  以综合为老服务中心为支点,虹桥街道的认知症友好社区建设渐渐成型。如今,“记忆家”已辐射周边4至5个居民区,服务超140名老人。在这里的每位老人都建有自己的健康档案,专业护理人员为其量身定制健康管理方案,随时跟踪病情变化。

 

  智慧养老“赋能”,照护的最终落点是“人”

 

  由于性格不同,每位患有认知障碍的老人都有不同的表现方式。有人性格内向,患病后就会表现得对周围人和事都很淡漠;有人外向一些,患病的表现就是“永远坐不定”。被工作人员们亲切地称呼为“琳琳”的阿姨就是后者。琳琳阿姨刚来的时候,坐上个10分钟,就会轻轻站起来,并且十分有礼貌地说一句,“今天感谢大家,我要先回家了。”到现在,曾经的10分钟被延长至1个小时,这让琳琳阿姨的家属大呼“想不到”。

 

  每一位认知症老人细小变化的背后,都是照料者绞尽脑汁地“留人”。步入“记忆家”,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无疑是一系列智慧元件、信息系统。一面原本平平无奇的墙壁,植入最新互动游戏后,摇身一变成为“互动音乐墙”。数十种乐器图案刻在墙上,老人只要点击图案,就会响起用该乐器演奏的音乐。就连选曲都十分讲究,都是一些十分具有年代感、能引起老人群体回忆的“年代金曲”。这是不久前刚刚升级应用的新场景。近年来,智慧养老在上海应用领域越来越广泛。就在今年4月,市民政局联合市经济信息化委公布首批12个智慧养老应用场景,鼓励更多企业以场景应用为导向,为老年人提供实时、快捷、高效、低成本,同时具备物联化、互联化、智能化特征的养老服务。

 

  技术不能替代人,要保留老年人现存的身体功能。智慧养老不能完全剥夺老人的生活乐趣,而是要在尽量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帮助他们恢复自己的生活能力。照护的最终落点始终是“人”。

 

  全链条认知照护服务,确保每一位认知症老人有支撑

 

  认知障碍友好社区建设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建设过程中,虹桥街道的重心并不在大范围筛查,而是在建立认知症社区支持体系。就在“记忆家”同一幢楼里,全市首家认知障碍特色家庭医生工作室开在一楼的显眼位置。

 

  在过去一年里,依托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门诊力量,虹桥街道完成了辖区内1600名老人的初筛和评估,最终有450多名认知症老人被筛选出来。这些被系统甄别出的老人将获得社区全链条的认知照护服务。

 

  虹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表示,轻度认知障碍老人会进行健康量表跟踪,如果评估下来会影响生活的,家庭医生会介入。在卫生系统支持之外,他们还积极与包括“记忆家”在内的专业认知障碍康复训练机构合作。

 

  在面向认知障碍老人提供全链条照护服务外,虹桥街道认知障碍友好社区建设还十分注重“家庭支持”。家属俱乐部、记忆咖啡、心灵喘息等一系列活动,正是为了让站在认知症老人背后的家属也能将照料过程中的心事一吐为快。

© 上海市民政局   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19269号-6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3052号